“你们怕吗?”我问钟晔,我不信鬼,我大步走了进去。紧跟着钟晔刚踏进去,他就差点滑倒,地面湿滑,他嘀咕了一句:见鬼了。

齐思把鞋子脱了,赤脚,嘴上念叨:各路小鬼,挡路的格杀勿论。齐思走到钟晔的身后问:“你阳气太弱了。”

“……你不是浪费吗?”齐思不理会江闻,江闻碰了一鼻子灰,但是高难度才有趣味。

花字是女人,她表面上大胆,实际却眼睛是闭着的,她拉着宋和问宋和:“有没有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宋和笑着像吃了蜜一样,他的手顺势把花字拉入怀中,安慰说:“大家都没事,一个都没少。

元衿身子发颤,他像是怕鬼了。他喊了最前面的钟晔,钟晔不知是没听到还是故意佯装没听到,总之,他抓紧江肃的衣服,自动挽起江肃的胳膊,没说一句话。

我们总算走到温泉的入口了,花字一个人女生,她不敢进去泡,她犹豫地站在女生门帘的入口,这时,店老板的女儿十五六岁的的小春跟她说:“我跟你进去。”

我已在水中双手划了划,发出笑声,只是我笑了几秒,旁边的灯忽然熄灭了。钟晔暴躁不已,对外叫老板,老板说:“抱歉,线路烧坏了,我去看看。”

“过来,这温泉太大,万一你溺水了怎么办?”钟晔捉住我,不让我到处游。他把我圈在怀抱里。

他阴沉地说,他刚才随手拿了一张报纸,报纸上登着是个男生命丧在温泉里,是被男生的爱人杀死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地害怕,不是怕鬼,怕我被孤魂野鬼拿了命去,或者借尸还魂,这一类鬼怪说,电视经常播。

“可以听到。”我兴奋地应道。我怕花字害怕就说:“我们都在这边,你可以跟我们说话。”

“那个……我有些害怕,你们能不能讲一个故事或者说些什么,这样我就能安心些。”花字跟小春不怎么熟,但小春是个可爱的孩子,可以听到小春叫她花姐姐。

宋和望了望最靠近女温泉池的那棵树,他轻轻说:他想爬上去看看对面的风景。但他有贼心没有贼胆。

“我……我不会将故事,我来念念你的书吧,我念给你听吧。”宋和总算找到一个好方法,他从衣物处,把随手的小册子拿过来,坐在石头上,拿起手机打开手电筒,大声念出来。

齐思潜过来,他的头发已经湿透,蓝色的眼睛望着我,问:“你有没有觉得那一棵枫树比较诡异?”

“嗯,是不是太红了一点?”江肃插了一句。元衿本来就心惊胆战,现在又听说什么树,他的牙齿磨了磨,低声说:“难道下面埋着人么?”

我没料到,除了我在水里泡温泉,其他都当起来侦探,连念书的宋和都加入了挖树之类,把书本给他,我接着念。

“他们……他们都累了,闭眼养神。那我继续念了。”我看见那棵原来生长旺盛的枫树被锋利的刀子砍断,他们一点一点把根须拔出,而后,纷纷热情高涨地向下面抛土。

我念得累了,让宋和接着。宋和滑进温泉里,随意看了看我的身材,嫉妒地说:“你也太白了吧?”

“我才十八。”我得意地说。“花字的主角都是白白的。你平常多做美容,可能还能白一回。”

我给了宋和一个拳头,宋和没有躲避,他随后捂住胸口,他像没料到我的力气那么大。

“有……有什么了……”这时,我也害怕了,我喊了一声钟晔,钟晔说:“你别看。谁让你找这个鬼屋的。”

宋和咬着牙,压制住心内的寒意,打了一个哈欠说:“有些累了,不念了吧,花小姐,你慢慢洗。”

元衿快晕倒了,他没有丝毫嘴唇跟脸色,一边的江肃抱住了他问:“你没事吧?”

“我们不是来泡温泉的吗?”宋和在手电筒光亮处看类似手指的骨头,用一根树枝搅动了几下。要是警察来了,还泡什么?

我一眼都没瞧,我努力挤出点笑容,哼着一首歌,不知道为什么哼着哼着变成了黑色童谣,之后,我叹了一口气说:“再也不贪便宜了。”

警车来了,那晚他们在警察局作了笔录,几乎是在警察局过夜的,到凌晨三点,他们才回到住宿。

我倒在床上之前,对钟晔说:“比起鬼还是人可怕。那树下面竟然不只是一个人。我们做好事了。”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