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竞赛规则中,有这样一条冰冷的规定:比赛中某一方场上球员少于7人时,比赛将提前结束,同时比分按照0:3记录。虽然规定存在,但比赛中出现的几率微乎其微。少于7人,意味着一方要下场5人。10月13日,深圳风鹏和青海森科的中乙联赛1/4决赛第二回合比赛中出现了罕见的一幕,森科的5名球员被红牌罚下,比赛不得不提前结束。这也是自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首次出现裁判员罚下球员而比赛提前结束。

在两队首回合比赛中,森科主场1:2不敌风鹏,此番客场作战若想晋级,起码要取得2:0的比分。比赛第9分钟,森科率先打破僵局。第24分钟,风鹏追平比分。原本一切正常的场面,在临近半场结束前被打破。森科球员刘成累计两张黄牌被罚下,为后面的冲突埋下伏笔。第51分钟,风鹏球员蔡曦头球破门,比分变为2:1。此时,森科若想晋级,需要在客场少一人的情况下再进三球,这几乎是无法完成的任务。球员的情绪此时开始失控。现场的一位深圳球迷说:“这个时候他们就是对人不对球了。”第60分钟,森科的崔宇累计两张黄牌被主裁判陈钢罚下。第70分钟,风鹏一球员倒地,森科球员又飞身上去踢了一脚,陈钢第三次出示红牌。这时森科爆发了,替补队员、教练、场内球员全部冲上去围住主裁判并辱骂推搡。17号球员还踢中了裁判员臀部,19号球员出脚但没有踢到。现场的安保人员迅速介入,将陈钢护送到休息室。

大约10分钟后,陈钢回到场上,连续向森科球员出示两张红牌,这样森科已经被罚下五人。陈钢随即吹哨结束比赛。

本场比赛主裁判陈钢,曾执法2012年中甲联赛,被足协评为最佳裁判。本赛季他执法过多场中超比赛。这至少在资历上说明,陈钢是有能力执法比赛的。据现场的深圳记者介绍:“陈钢的判罚是公正的,是森科球员心态出了问题!”

《中乙联赛纪律规定》第十条规定:比赛中队员使用过分力量或野蛮行为对待同队队员或其他人(包括教练员、裁判员、竞赛官员、工作人员、观众等),均视为暴力行为,裁判员应该坚决给予红牌罚令出场,并且由裁判员在赛后以书面形式报告给主管部门,由足协追加处罚。2000年乙级联赛,河北一山队在赛后殴打当值主裁判,球队被取消第二年参赛资格,多名球员被终身禁赛。四年前的全运会赛场,天津队球员赵世桐追打主裁判何志彪,也被终身禁赛。如今森科队多名球员对裁判有暴力行为,甚至还踢打裁判。参照以前的处罚决定,他被终身禁赛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了!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裁判认为:“森科队五人被罚下,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他们的联赛保证金肯定将被没收,注册资格恐怕也要被永久注销。”不过,本场的比赛监督赛后并没有接受记者采访。

风鹏主教练范育红说自己赛前设想了几十种结果,却怎么也没想过这场比赛连90分钟都踢不完。不过,“开准备会时我已经很严肃地告诉队员,只要晋级无望,对方肯定会有过激行为,我们的队员谁有报复行为又或者攻击裁判,立即开除,绝对没有例外。”风鹏主教练范育红赛后说。

场上乱成一锅粥了,青海森科的主教练宋黎辉依然淡定如常。“冷静冷静、算了算了”是他说得最多的话。赛后在异常安静的更衣室里,宋黎辉只说了一句话:“队员太年轻了,沉不住气。”

1994年职业化以来,中国足球从来不缺少灰色纪录,但青海森科无疑添上的是最黑色的一笔。记者昨天和著名的中国足球资料收集组织———中国足球研究院确认,自1994年职业化以来,从没有一场比赛是因为裁判出示了五张红牌而提前结束的。同时,这也可能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实际上,比赛中出现五张红牌提前结束的在世界足坛非常罕见,目前国际正式比赛中还查不到相关记录。

2004年10月2日,北京国安在和沈阳金德的比赛中,因为国安对当值主裁判周伟新的判罚不满而拒绝继续比赛。这是中国足坛首例因为裁判判罚出现罢赛事件。1994年4月24日甲A第二轮比赛中,吉林三星队因为对来自火车头体协的主裁判戴宇光判罚不满,在下半场比赛中球员只在本方半场内活动,未过对方半场一步,有球踢来后,球员直接一个大脚开到对方半场了事。上半场比赛吉林队以0:1落后,在进行“半场防守练习”后,又丢掉三球。比赛中,吉林队18号球员金永洙有一次开大脚球,直接踢中了主裁戴宇光。事后,足协对吉林三星队以消极比赛为由进行通报批评,并且罚款3万。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