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咕同时对英雄联盟赛事、和平精英赛事和王者荣耀赛事出手了。而由于咪咕的身份以及3个合作电竞项目的量级,使得咪咕这一次的动作几乎是整个2022年电竞行业中最重磅的合作了。

但是这桩合作发生的时间有点微妙,发生在2023年元旦假期之前。这可能暗示了此前疫情冲击之下行业的困境,也预示着政策放开之后整个行业的反弹势头。

不过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咪咕此次对头部电竞赛事版权的出手还相对保守,并没有涉及独家。

也正因于此,许多朋友认为咪咕的到来并不会对行业的现有格局产生较大的冲击。那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咪咕在电竞领域又有着怎样的野心?背后的答案或许并不难分析。

以咪咕的体量,它入局电竞必然会形成降维打击。但是上文笔者也提到了,它这一次的动作还相对保守,不少人也觉得并不会对行业格局产生太大的冲击。

不过,这也并不能说明咪咕对电竞的野心就只限于浅浅地分一杯羹,因为它在版权市场一直都不算是“激进派”,但最终都要“后胖压倒炕”。如果我们回看咪咕在体育赛事版权上的打法,也许就能窥到它未来布局电竞的蛛丝马迹。

背靠中国移动,咪咕诞生于2014年。在建立之初,咪咕的目标就很明确:面向移动互联网领域设立的,负责数字内容领域产品提供、运营、服务一体化的专业子公司。

那它是什么时候靠近版权的呢?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前夕。站在如今的角度往回看,虽然我们很难揣测咪咕等了4年才开始布局体育赛事版权的真实心路历程,但是从结果来看,它的成绩无疑是诸多竞争对手当中最显著的。

简单看看2018年以前的体育赛事版权市场。先有乐视在体育赛事版权市场跑马圈地,当年他们喊出的口号现在看起来都相当夸张:拥有90%以上的国内外体育赛事版权。

从2014年到2016年,乐视体育风头一时无两,收割了诸如F1、亚冠、CBA、中超等超过300项赛事的版权,其中独家版权超过71%。

乐视之外,PP体育在2017年则向足球赛事版权出手,开始抢夺欧洲五大联赛、中超、欧冠等赛事版权。据说PP体育在成立5年之内,购买海外体育赛事版权的费用就超过百亿。

除了乐视和PP体育,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还有体奥动力5年80亿抢购中超版权、腾讯2015年以5年5亿美元的价格拿下NBA版权。

回望过去,我们就能发现当时的体育赛事版权市场有多“内卷”,甚至是“内耗”。这样看来,咪咕在2018年入场虽然挺晚,但确实避开了第一波版权争抢的锋芒。不过,咪咕的甫一出手就震动业界,它后来居上拿下了俄罗斯世界杯的版权。

当然,2018年还有另一个巨头,爱奇艺和新英体育联合运营的爱奇艺体育,他们瞄准的也是足球。不过由于前几年几大巨头的厮杀,当时体育赛事版权的争抢已经不那么血腥了。

书归正题,那段历史和现在咪咕入局电竞有关系吗?答案是肯定的。看看如今电竞赛事版权市场的发展,我们会发现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在2022年结束之后,电竞赛事版权市场的格局已经发生了显而易见的变化。不说退出历史舞台的企鹅直播,连曾经的“鱼虎”相争也已经悄然落幕,斗鱼退出头部电竞赛事版权的争夺,浸心于泛娱乐和自制内容。

新贵B站呢?在3年S赛独家版权到期之后,它至今也还未有下一步动作。留存在版权市场第一线的几乎就剩下不完全属于同一赛道的虎牙和快手。

过去的4年,咪咕走得悠然,以世界杯为开端,如今它周身已有奥运会、冬奥会、五大联赛、欧冠、世界杯,其他“小”赛事资源不胜枚举。而相比传统体育赛事版权,电竞赛事版权所需要的成本明显对咪咕来说更轻松,因此它一出手就是3个电竞领域最火品类的当红产品。

因此,当桌上出现一个有降维打击能力的庞然大物,即便它的动作相当保守,牌桌上的其他玩家恐怕也很难心底不发虚。毕竟你也想知道:它是不是拿过去从体育版权市场得来的成功经验来布局电竞呢?

咪咕的钱包、体量,以及体育赛事资源,都已经证明了它在电竞江湖中绝非“泛泛之辈”。不过,咪咕真正值得行业重视的地方还不是上述这些,而是过去4年中它在数字内容领域所积累起来的打法和经验。

咪咕距离我们最近的案例就是刚结束不久的卡塔尔世界杯,而从这一届世界杯中我们就能发现,咪咕对于赛事内容的呈现,里面几乎囊括了如今电竞赛事内容的所有热门玩法。

比如赛事衍生节目的制作。咪咕在世界杯期间围绕王濛打造的《濛主来了之我的眼睛就是尺》《摇滚足球濛友局》两档节目。赛事之外娱乐属性更强的节目如今就是观众的必需品。咪咕在世界杯期间直接为去年大火的王濛定制节目的动作也不可谓不敏锐。

还有XR演播厅,在疫情当中也早已成为电竞赛事的标配。又或者是B站用户们十分熟悉的“修勾夜店”玩法(这个玩法有个更时髦的名字,叫元宇宙),也和世界杯衔接上了。

在“元宇宙”里面,观众可以听音乐、可以看比赛,可以逛艺术展,也可以购物。这个玩法,我们同样在电竞赛事中有过体验。不过,电竞赛事中玩“修勾夜店”似乎还没有这么功能齐全,或者说阵仗这么大,因为世界杯期间,周杰伦、邓紫棋、周深等明星还在咪咕的元宇宙里面进行了表演。

又是熟悉的感觉,几年前的《堡垒之夜》,特拉维斯-斯科特的虚拟演唱会不就是这种景况吗?

最恐怖的是,当我以一个电竞观众以及只认识梅西和C罗的球盲身份看世界杯的时候,我发现无论是节目形式还是节目内容,对我来说都毫无违和感,因为这一场赛事直播中,确实涵盖了所有电竞赛事几乎都会用到的元素。

因此即便我不愿意承认,但是传统体育赛事在应用那些被我们视为“电竞专属”的新兴技术时,体验似乎也更加出色。

列举这些案例并不是要说咪咕多么牛,而是在制作数字内容上,它确实有着天然的优势。而且由于它的产品矩阵,我们看到了更多以体育赛事为核心,同时覆盖多领域、多种类的综合性数字内容。技术+资源,对电竞赛事来说就是“最终幻想”。

从上文来看,咪咕这么牛,恐怕整个行业都不会太待见它吧?确实,如果考虑到咪咕一贯的内容付费打法,它或许不会受电竞观众的待见,但是,行业生态中的其他环节会为此感到高兴。

这时候可能大家就有疑问了,即便咪咕在电竞赛事内容上也要搞内容付费,我们观众也可以忽视它。确实,咪咕只要手中没有独家版权,电竞观众大可以不看咪咕就完事儿了,毕竟咪咕的存在仅仅只是多了一个赛事收看渠道而已。市场上还有虎牙、B站这些平台,当年B站拿下S赛独家版权不也分销出来了嘛。

首先前文我们提到了,如今电竞赛事版权市场降了一波温,加上咪咕过去在体育赛事版权市场的经验以及自己的实力,我们无法排除它未来会将一些关键赛事版权一口吞下的可能性。而且这个可能性恐怕还相当高。

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即便真到了咪咕拿下独家版权的地步,它未来也会分销版权来变现吧?这样一来,只要有虎牙、B站、快手这些平台在,电竞观众不还是可以免费观赛吗?

回看过去,即便电竞行业已经发展多年,但是各内容平台围绕赛事版权的变现渠道探索仍然不明不白,否则斗鱼也不会退出版权战场,选择降本增效来实现盈利。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如果咪咕在电竞赛事上继续沿用内容付费的打法,那么它必然会成为为整个电竞行业试水内容付费的先锋。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或许咪咕的到来会使行业生态中的其他环节感到兴奋异常。

我们不妨做这样一个假设,当咪咕成为电竞行业中第一个进行付费观赛的平台,同时B站、虎牙这些“老”观赛平台们都由于各自市场从增量到存量的变化而变现更加困难,后者们会做出怎样的改变?

答案就是,他们也开始尝试电竞赛事内容付费,开辟新的变现渠道。为什么?因为出头鸟有人当了,到时候平台们大可以降低自身付费价格:看,我们的付费价格比咪咕低。

当然,严格来说以上都是个人臆想,不过行业发展规律我们无法忽视,如今电竞行业正处于发展阶段,随着电竞人群的持续扩容,年轻人群消费力的持续增长,电竞赛事的商业价值、版权价值必然也是水涨船高。

这样一来,转播平台们如何来收回版权购买成本?付费模式必然是终极解决方案。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