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图尔-奥孔克沃并不知道这项统计数据,但这位阿森纳外租球员,是欧洲前十大联赛中,唯六能作为常规主力出场的21岁或更小的门将之一。

同年龄段,只有根克的马尔滕-范德沃特、福伦丹的菲利普-斯坦科维奇、南安普顿的巴祖努、里尔的卢卡斯-切瓦利埃,以及吉维森特的巴西门将安德鲁,可以说自己上场守门的时间比奥孔克沃多。

再说一遍,奥孔克沃1月份才加盟格拉茨风暴,所以他正在往前赶。这位21岁的门将上半赛季效力于英乙克鲁,26场比赛10次零封对手,之后转会到奥甲。

到目前为止,他在11次出场中拿出的状态,帮助格拉茨风暴攀升至奥甲第二,并打进了奥地利杯决赛。

奥孔克沃告诉TA:“因为年龄太小,很难拿到1号,所以我一点也不奇怪。很少有小门将能达到这样的水平。”

“当你在青训学院时,并不是为了成绩或从别人那儿挣钱才踢球的,而(到了一线队)有些球员希望能为家人赚些奖金。现在则是为了胜利,每个人都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式来处理压力。我在克鲁就认识到了这一点。”

自从转战奥地利后,他开始与心理学家合作,研究的东西从呼吸技巧到赛前的情绪控制,都有。而在他的母队,有拉姆斯代尔那样一个完美的榜样可供他学习。24岁的拉代已经被认为是精英级别的年轻门将。

奥孔克沃说:“对我来说,是他(2021年夏从谢联)转会而来后,表现出来的是信心,以及他是如何为自己的防守注入能量的。”

“我学到了一些技术上的知识。从第一天起,他就与全队建立了良好的联系,这也是值得我关注的。在更衣室里,我俩紧挨着坐了一年,所以我真的了解他。当我本赛季决定动向时,也向他征求了建议。”

“我们受教于同一位门将教练弗雷德-巴伯(他当年带过拉姆斯代尔,现在在克鲁工作),所以,阿伦(拉姆斯代尔)是我转会去那儿的一个重要因素。我在克鲁待得很舒服,表现也很好,而这是一个巨大的因素,因为第一次租借可能决定你的成功或失败。”

作为伦敦人,奥孔克沃在2021与阿森纳签下了一份为期三年的新合同,晋升为阿尔特塔执教的一线队队员。那年夏天,在对苏超希伯尼安的季前友谊赛中,他的成年队首秀没按想象路线进行:他处理一次毫无帮助的回传球时犯错,被对手打进一球,但他早就把那次失误抛诸脑后。

“当我决定与阿森纳签约时,外租就已经在计划中了。”他说。“由于伤病,我错过了很多正式比赛,所以我只想去(某个能踢上球的地方)踢球,但俱乐部说在离开之前我要留下来,在一线队先积累一年的经验。”

“当你还是年轻球员时,获得这些上场时间真的很重要。我这个赛季的心态,就是尽可能多地出场比赛。到目前为止,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一年。我第一次被租借到职业赛场,和很多背景不同的球员一起踢球,和三位教练一起共事。”

他在格拉茨——这里是奥地利第二大城市——的队友们都会说英语,但他也学会了用德语发号施令,比如“raus”,是叫后卫队友往前顶,再如“freistoss”,是要大家注意任意球。由于他在2月初奥地利杯1/4决赛客胜豪门萨尔茨堡红牛一战,也是他加盟首秀中的神勇发挥,他肯定也学会了几句脏话。

奥孔克沃承认,他本可在对手扳平那个球的扑救上做得更好——那个球使比赛进入加时赛,但在那30分钟加时里,他做出了一系列近距离扑救,然后在点球大战中扑出了萨尔茨堡的第4个点球,然后又看着对手第六个点球高出横梁,保证了格拉茨风暴的胜利。

“我和守门员教练分析了对手全队。”他说,“有时你可能做了分析但仍然犯错,但那种比赛的感觉是很大的。比赛打得那么激烈,所以做出扑救并赢球晋级,是一种解脱的感觉。”

“这对我们俱乐部来说意义重大。在我加盟之前,就了解了萨尔茨堡的历史,以及他们变得有多臭名昭著。”

过去9个赛季,萨尔茨堡红牛一直虎据奥甲冠军奖杯。自2006年以来,他们只三次未能联赛夺冠;过去四个赛季,他们每年都是国内双冠王。相比之下,格拉茨风暴队史三次联赛夺冠,最近一次是在2011年。

本周将决定他们的这个赛季,他们将在7天内对阵奥地利史上最成功的三支球队:今天(周日)再战萨尔茨堡,若主场获胜将使他们跃居榜首(译者注:格拉茨0-2负,落后红牛5分)。然后,他们将在周三主场迎战奥地利维也纳;之后在下周日的杯赛决赛中,打维也纳快速。

奥孔克沃说:“能成为这一进程的一部分让我很兴奋——我百分之百相信我们能赢。”他可能会在这租借的半个赛季中,赢下两枚奖牌。

他的家人将在伦敦观看比赛。在他开始成为职业成年球员之前,他一直与来自尼日利亚的父母住在一起。

他说:“我小时候并不真正了解足球,也没看过足球比赛,直到7岁那年。我在学校有个同学,他父亲是位教练。我父亲老是跟他说我有多么精力充沛、到处乱跑。他们就决定让我来公园踢一踢球,这样我就会累了,然后好好睡觉。”

“我刚开始并不是当门将,但有一天我很兴奋:我不喜欢跑。然后当我开始去守门、做出扑救时,就很享受那种感觉,大家都在为你欢呼。我现在仍会感到同样的兴奋。”

他家族很有传承:他弟弟布莱恩,现在是阿森纳U18青年队的门将。他家圣诞夜聚餐时,一定围着桌子有一番展开双臂的竞争,但谁是最高的那个可是很有争议。

“我身高6英尺6英寸(1米98),而弟弟身高6英尺5英寸!”奥孔克沃笑着说,他的父亲也有6英尺4英寸。“布赖恩17岁时,身高已经高得吓人,而且他有更大的成长空间,所以也许下次我再见到他时,他就比我高啦。”

奥孔克沃兄弟可没有多少黑人门将前辈可以效仿,大卫-詹姆斯是唯一为英格兰队把过门的非白人门将。

切尔西的塞内加尔国门爱德华-门迪是目前黑人门将里的佼佼者之一,但奥孔克沃也在伦敦以外寻找着灵感。

他说:“不知道是因为啥,但我现在真正尊敬的,是米兰城的迈尼昂和奥纳纳。事实上,我去看过他(奥纳纳)的比赛,因为他是一名顶级门将。他们都是很好的榜样,但再往前,没有太多(黑人门将成功案例)。(黑人门将)还有更多工作要做,但希望我能帮助改变这一状况。”

他当然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喜欢穿短袖比赛。在守门员界,这是个反常现象,是一种他既出于时尚又出于必要风格的选择。

他说“在青训学院,我总是穿长袖衣服,但在季前赛里,我穿短袖打了几场友谊赛,更喜欢那种自由一点的感觉。”

“我就开始长短袖混着穿了。后来我去了克鲁,他们没有长袖门将服,所以即使在零下2度的气温下,我也穿短袖出场。从那以后,我就决定一直这么穿下去——我有点儿像(阿森纳著名的耐寒队友)蒂尔尼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