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日耳曼的卡塔尔人主席纳赛尔在一月份向俱乐部员工发表讲话的时候还感到很乐观。俱乐部的两名明星球员在他祖国举行的世界杯的决赛中大放异彩,他希望能够与他的员工们分享自己的信心。

然而,三月刚刚过去1周,巴黎就被淘汰出了欧冠联赛,而且在2023年输掉的比赛超过了2022年的总和。

纳赛尔的演讲本身是围绕巴黎发展的方向变化展开的,他们在夏窗签了一个新教练,一个新的体育总监,而最为关键的是和姆巴佩续了约。这三点是未来一个赛季的基础,然而这一切都建立在泥沙一样肤浅的地基上。这是一个痛苦地被卡在两个档期之间的计划。

有新的来自外在的意愿想要重新“建立”一个团队,于是路易斯-坎波斯来到了这里,他是这门艺术的大师。

然而,他们并没有完全放弃那些“金光闪闪”的东西,尽管去年纳赛尔在接受《巴黎人报》的采访时曾承诺会逐步减少对巴黎在金钱上的投入。

迄今为止,这支俱乐部仍然还在试图依靠比赛中的个人天赋来带动整个球队前进,这种理念诞生于一个形象冲突可以凌驾于体育价值智商的环境中。而因为俱乐部的拥有者对软实力和地位的极度渴望,于是营销又成为了重中之重。

把当红巨星塞进俱乐部的长期发展战略,就像是把水和油混在一起,这种方法的缺陷在周三暴露无遗,巴黎圣日耳曼引以为傲个人能力完全被拜仁慕尼黑的团队表现击垮,后者才是一个真正团结的俱乐部。

在那个晚上,巴黎当然可以理所应当地声称自己差了些运气。伤病使他们受挫;不仅是内马尔缺席,他们还伤了三名后卫——先是上个月在和马赛的比赛中金彭贝受伤,之后在对拜仁的比赛过程中马尔基尼奥斯和穆基莱也因伤离场,这导致他们的阵容变得虚弱与不平衡。

然而,虽然这一切看起来很不幸,但凡事有因便有果,这都是俱乐部的转会策略种下的苦果。

尽管卡塔尔体育投资公司对这家法国俱乐部投入了数以亿计的金钱,但令人惊讶的是,当意外发生是,教练加尔蒂埃在替补席上并没有成熟的可以依仗的球员。相比之下,拜仁的替补席上还坐着格纳布里、萨内和马内。

这是这个困难的赛季和近10年来巴黎失败建设的缩影。根据Football Benchmark的报告,他们是整个足球界工资支出最多的俱乐部,但在过去7年中他们5次在四分之一决赛就早早被淘汰,唯一的突破便是2020年杀进欧冠决赛。

TA已经采访了一系列与巴黎圣日耳曼相关的人,包括一些内部工作人员,还有更衣室、等级制度、以及其他与俱乐部相关的人员,以评估他们是如何晋升到如今的地位,以及他们接下来可能的工作去向。

他们描述了这样一幅画面:俱乐部是世界杯后FIFA病毒的受害者,但也是内部文化与球队DNA不断变化的地方,他们在努力解决个人形象与场上成绩之间的矛盾。

其中有人暗示俱乐部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主教练在被谴责,合同即将到期,而他们的明星球员也对未来举棋不定。

不过,既然这是个十字路口,那么就仍然还有希望可以成功走出困境。这就是最新的有关巴黎圣日耳曼失利的故事,是俱乐部寻求变革时所不得不面对的阵痛。

上个月路易斯-坎波斯冲进了王子公园球场的技术区,对他的团队大喊大叫,要求得到回应,并坚持要求改进。当时巴黎圣日耳曼正2-3落后于里尔。他们最终逆转了比赛,但问题是,坎波斯不是球队的主教练。

随后坎波斯的形象横扫了整个欧洲体育报纸的头版。但请记住,这个人在巴黎的顾问职位事实上都只是兼职,他的头衔是“足球顾问”。

他都不是俱乐部的直接雇员,甚至还在塞尔塔-维戈也有兼职工作。不过这里展示的是真正的权力和影响力,在这方面加尔蒂埃没有给人留下任何深刻的印象。

这位世界杯冠军得主、巴黎圣日耳曼队史上的头号射手,希望坎波斯——这位他在摩纳哥的少年时代就熟识的人能够领导巴黎圣日耳曼的一些改革。

坎波斯成名远比姆巴佩更早。在他为摩纳哥担任体育总监的时候,他主导了哈梅斯-罗德里格斯、法尔考和安东尼-马夏尔的转会,并在2016-17赛季组建了一支包含贝尔纳多-席尔瓦和勒马尔在内的冠军之师。之后他2021年在里尔的工作履历也为他如今在巴黎谋求职位添砖加瓦。

坎波斯与姆巴佩的关系如此之好,还体现在姆巴佩与巴黎续约之前,坎波斯实际上已经达成了去皇家马德里的协议。当皇马得知坎波斯有望在2022年夏窗去到王子公园球场任职的时候,他们最初感觉到被背叛了。但葡萄牙人打电话给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请求完成这一交易——后者同意了。

他在转会市场上的职责是引导俱乐部走向新的方向。在过去的几个转会窗,包括迪玛利亚、帕雷德斯、伊卡尔迪、纳瓦斯、埃雷拉和盖耶在内的球员都已经离队。

后卫努诺-门德斯在去年坎波斯到来之前便从葡萄牙体育永久租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从莱比锡红牛签下的穆基莱也是如此。从那不勒斯签下的法比安-鲁伊斯表现也还不错,而雷纳托-桑谢斯则是受到了伤病的影响。

然而,像卡洛斯-索莱尔(在对阵拜仁的比赛中未登场的替补),20岁的埃基泰克和维蒂尼亚都被认为是不够合格的替代品。

维蒂尼亚在巴黎的引援名单里排在楚阿梅尼之后,他在球场上最开始的表现还算亮眼,并且有在更衣室里留下深刻印象的潜力。而埃基泰克的到来则稍显尴尬,毕竟兰斯这赛季的经历堪称传奇。

不仅如此,巴黎基本上只剩下三名可用的中卫,还有达尼洛-佩雷拉——一名转行踢后卫的中场球员;穆基莱倒是后防上的多面手,但最擅长的还是右后卫,然后是年轻人,比如17岁的埃尔-比希阿布。

如果加尔蒂埃想踢三中卫阵型,这就是个巨大的问题。国米的什克里尼亚尔是他们在转会市场上的首选,但他们没能拿下,尽管在他会在下一个夏窗免费加盟,而巴黎对齐耶赫的追求在1月份也以闹剧收场。

巴黎的消息来源指责切尔西的工作失误,称对方在截止日期前三次发送了错误的文件。而切尔西方面则对此表示质疑,他们承认自己有工作失误,但也指出巴黎非要把事情都堆在最繁忙的截止日才做。

财政公平法案(FFP)对巴黎在转会市场上的工作产生了影响。《队报》报道说,在过去的两个财政年度,俱乐部的工资上涨了45%,而且因为签下梅西而继续上涨——尽管巴黎声称这笔转会已经付出了代价。

去年年底,巴黎与欧足联继续因违反FFP而产生矛盾,因为他们没有遵守2018-2022年的收支平衡协议,这意味着他们必须支付1000万欧元的罚款,但最高罚款可能高达6500万欧元,这取决于这三年间他们的遵守情况。

减少工资支出是必要的,他们的转会预算也因此受到了现实,但即便如此,人们普遍也认为巴黎在转会策略上犯了错。

坎波斯在9月接受法国RMC电台采访时也承认了这一点。他说:“我们在转会期结束时没有达到完美的平衡,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而这一切都在慕尼黑之战得到了证明。

RMC的采访在巴黎内部引起了关注,尤其是坎波斯表现自己的方式。就像他出现在球场边线上一页,他也进入了更衣室,这表明他在俱乐部中的角色是多样化的,他的影响力也在增长。

巴黎还有另一位体育顾问安特罗-恩里克,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很紧张,特别是在球员转会方面,加尔蒂埃和坎波斯认为需要更多的永久转会而不是租借,这就是恩里克的业务范畴了。

值得注意的是,恩里克同样也是姆巴佩续约的关键——就像当初巴黎从摩纳哥签下他一样。

不过坎波斯的影响力是不容置疑的。他是“姆巴佩的人”,而且执掌球队的教练也是他的人。坎波斯在里尔与加尔蒂埃共事,他们的关系可以从坎波斯接受RMC关于他在巴黎的工作的采访中得到证实。

他说:“我在接受这一任命后第一件事就是给加尔蒂埃打电话,甚至还没来得及给我的妻子还有母亲打电话。”

然而,球队的建设似乎已经阻碍了教练的排兵布阵,无论是在两名球员身上花费了近4亿欧元,还是签下梅西,以及夏窗不完整的重建。

坎波斯喜欢讨论拼图,他在接受RMC采访时再次强调说需要将正确的碎片放好。但问题是,正如一位巴黎内部的消息人士所描述的那样,没有人知道最终的成品画面会是什么样。

支出是一回事,还有场外的问题。曾经在巴黎担任过高级职务的员工评论过俱乐部在罗格营地的训练设施质量不佳。他们描述有些地方很脏,到处都是杂乱无章的痕迹,设施完全不符合顶级俱乐部的要求,理疗室也太小。

不过,这个问题应该很快会得到解决,因为巴黎将在普瓦西推出一个全新的、最新的训练基地,耗资3亿欧元。它将包括17个球场,占地74工勤,俱乐部的明星球员们将从2023-2024赛季开始使用它,而其他人将在明年全面竣工后加入。

加尔蒂埃试图让他接手的这支球队团结起来,但正如之前提到的那样,这支球队有着它的局限性。他是个直言不讳的人,在内部受到广泛的欢迎。

他上任后的早期迹象是积极地。本赛季初,巴黎在23场比赛中保持不败,但本菲卡在欧冠小组赛的最后一轮里以6-1击败海法马卡比后,他们最终在H组只获得了第二名。

这几个球的差距意味着他们要去和拜仁鏖战,而不是对阵布鲁日,他们的欧冠之路忽然变得更加艰难起来。如果在欧冠中取得的成绩会成为评判整个赛季的重要标准,那就成了一个问题。

毫无疑问,世界杯已经产生了影响,这是巴黎明星球员们的主要目标,梅西、姆巴佩和内马尔都有共同的愿望,想要与自己的国家一起赢得比赛,但残酷的现实是,至少有两个人无法得偿所愿。

对内马尔来说,巴西过早被淘汰以及个人的伤病让他沮丧;而对姆巴佩来说,他在上演了堪称伟大的世界杯个人秀后依然梦碎决赛。

因此,巴黎的大部分讨论都在围绕如何最大程度地将这三名球员纳入团队整体。不过这不是加尔蒂埃在对阵拜仁时需要思考的,因为内马尔已经因为脚踝韧带损伤赛季报销,这意味着需要在战术上重新思考。

教练让内马尔和梅西居于姆巴佩身后,这取得了一些成功,但在新的一年里,他不得不继续去寻找正确的公式。

特别是在法国杯16强的比赛中,没有姆巴佩的巴黎输给了马赛。上个月,当巴黎回到联赛是,加尔蒂埃从四后卫变阵三中卫,没有内马尔的3-5-2真心似乎效果不错。但在法甲联赛中运作良好和对阵拜仁完全是两个概念。

加尔蒂埃不是导致巴黎长期问题的罪魁祸首,但正如在里尔发生的事情所显示的那样,他被一些消息来源视为弱者,他的位置与坎波斯密不可分。考虑到他麾下的球员质量,内部人员认为巴黎应当表现得更好,正如一位接近更衣室的消息人士所描述的,他更喜欢追求宁静与和谐。

这并不容易,而且一直以来巴黎都受困于一个问题:他们近10年来都只致力于引进最好的球员,而球队的化学反应则是第二位的。

毫无疑问,这不是一个正常的更衣室。一位前高级职员曾谈到球队没有整体文化,大家没有自我认同。他们说,如果球员受到排挤,就会感到不高兴,如果对自己的选择不满意,就回去寻求食物链上层的支持。

姆巴佩显然具有影响力,不仅仅是他与坎波斯的关系,还有与加尔蒂埃的关系。这位法国前锋对俱乐部在去年夏窗的引援感到不满,因为他提出了想要引进莱万多夫斯基、楚阿梅尼和什克里尼亚尔。

姆巴佩甚至与莱万多夫斯基本人都讨论了转会。而现在他自己的未来将和之前一样,成为下一个夏窗的重要话题。

但是,虽然巴黎看起来是个个人主义的地方,但接近更衣室的多个消息来源说,更衣室的环境其实比人们普遍臆想的要好得多。

对于巴黎的三大球星来说,他们的动机从根本上来说是一致的。那些亲近梅西的人说,他与姆巴佩的关系非常好,而且内马尔对他当初选择签约巴黎也有影响。

但问题是,他们并不总是希望分享,无论是进球还是其他。他们都是伟大的球员,但不是互相提高,而是在互相牵制。他们对于球队来说也不一定是最合适的人选:内马尔和姆巴佩都是在踢左路是表现更好。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球队建设问题的另一种反映。

巴黎与其他豪门俱乐部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对明星球员过于放纵,这创造了一种有问题的文化。

这要从姆巴佩的影响说起——坎波斯出现在更衣室里的时候,不是姆巴佩一派的球员并不总是很欢迎他。上个月,内马尔表示他与坎波斯在更衣室里发生了正常,他后来说这某种程度上有些被夸大。

点球主罚权往往矛盾爆发的焦点。2017年,内马尔在对阵里昂的比赛中与卡瓦尼发生了公开争吵,而本赛季也有类似的情况

对阵蒙彼利埃的时候,姆巴佩罚丢了一个点球,于是下半场巴黎再次获得点球后,内马尔先抢走了球并罚进,姆巴佩没有和他的队友一起庆祝。

在比赛结束后,内马尔在社交媒体上点赞了一个批评球队选择姆巴佩作为第一点球手的帖子,姆巴佩对此表示不满,并据说在第二天与内马尔进行了面对面的交锋。此后的短时间内,他们的关系一度有些疏远,但并没有什么长期遗留问题。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得执教巴黎成为了一个挑战,特别是对于一个在所谓的豪门俱乐部首次担任教练的人来说。

在巴黎出局之后,摆在加尔蒂埃面前的就是帅位的危机。TA采访的许多人都觉得他无法继续长期担任这个角色,尽管目前看来他还是安全的,他们可能会在赛季结束后做出决定。

“我的未来?现在谈这个问题真的太早了。”在被拜仁击败后加尔蒂埃说,“这显然取决于管理层和主席。有许多令人失望的地方,因为俱乐部对(欧冠)寄予厚望”。我将尽力付出精力和决心继续保持对接下来比赛的专注。”

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巴黎究竟希望从自身所处的十字路口去往何方。他们是否继续沿着坎波斯指出的道路前进?或者他们再次改变主意?

托马斯-图赫尔是唯一带领巴黎进入欧冠决赛的教练,但他的回归会很困难。他在俱乐部仍然很受欢迎——因为他在2020年12月被解雇的主要原因是与前体育总监莱昂纳多的矛盾。然而他不太可能回去,当时他就希望对转会有更多的话语权,在巴黎显然无法满足他的诉求。

在丢掉西班牙国家队的职务后,路易斯-恩里克也被认为是可能的选项,而前法国队长齐达内也是如此,尽管人们认为在去年夏天他从来没有对这个职位表示过兴趣。

俱乐部知名度最高的球员的未来悬而未决,而且还有一个公开的问题,那就是迄今为止未能在欧冠赛场更进一步的情况下,是否值得继续在阵容中放置三名超级球星。许多人认为俱乐部的未来应该围绕姆巴佩打造,他的合同持续到2024年,而且有权决定是否续约,这意味着关于他未来的问题将一直是悬在巴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在对阵拜仁之前,多个消息来源描述了姆巴佩在谈论巴黎的工作时比以往更加积极,而在被拜仁淘汰后,他告诉媒体:“我很平静,本赛季对我来说为一种以的事情就是赢得联赛冠军,之后再走着瞧。”

他必须在夏天之前做出决定,根据他的回答,巴黎将需要决定是否提前出售他以避免让他免费离队的风险。他们希望能够在5月知晓答案。

(图)去年夏天,加尔蒂埃被任命为巴黎主教练,目前他们在法甲联赛中排名第一,领先第二名马赛8分。

除了姆巴佩的情况,还有梅西的合同今年夏天就会到期。那些接近梅西阵营的人认为他很可能会留下,谈判正在进行。内马尔的合同到2027年,虽然有些人认为巴黎会让他离开,但目前还没有就此事进行谈判,也没有任何迹象。

他的脚踝今天做了手术,将一直缺席到夏天,这使得任何潜在的转会都会变得很复杂。当务之急是姆巴佩的情况,但金彭贝(2024年到期)、马尔基尼奥斯(2024年到期)还有拉莫斯(2023年到期)的未来也都有待商榷。

同时,坎波斯热衷于留下并继续他的工作。据说他觉得球迷们很有耐心,他可以像之前所做的那样重新打造一支球队。曼城的贝尔纳多-席尔瓦在去年夏天也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目标。

不过,从根本上来说,巴黎必须为俱乐部选择一条道路。在球场上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该如何与拜仁这样的俱乐部相抗衡,即在国内联赛中占主导地位,但在欧洲也有一定的竞争力。

然后还有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在于,他们没能好好利用巴黎这个人才辈出的青训摇篮。17岁的沃伦-扎伊尔-埃梅里的进步,还有提拔比希阿布,都表明他们试图纠正这个问题。

与此同时巴黎还面临一些场外的问题。今年1月,当纳赛尔展望新的一年时,他指出俱乐部的国际影响力在不断增加。“更多的收入,更多的球迷,更多的数字——在TikTok上拥有3000万粉丝。”他在给TA转述他所做的演讲是这么说。

巴黎通过在2018年与乔丹的合作,以及梅西等巨星的加入,以及在市场营销上取得了成功。对于一个由卡塔尔国家赞助的俱乐部来说,传达的软实力和影响力以及足够了。

当然,在背景中隐约可见的是卡塔尔同时参与了收购曼联的竞标,以及这些资金原本可能是他们给巴黎预留的。

纳赛尔依然热衷于讨论使球队取得成功的要素,他说:“当我们一起工作时,我们是不可战胜的。”

然而俱乐部在体育竞技上的努力,和市场营销上的所作所为,除了脱节以外,找不出更好的形容词了。

从给姆巴佩总监地位就可以看得出来,让一个球员来左右俱乐部,建队思路就有问题

个人觉得还是教练菜。在一球落后的情况下,次回合开打,居然没有抢开局我是没想到的。巴黎踢的太文艺了,让穆夏拉和阿芳肆无忌惮的拿球,说真的幸亏阿什个人能力强,不然巴黎可能上半场就崩了。德甲球队都知道要和拜仁抢开局,巴黎这加什么埃居然还在控?拜仁很怕开局进入状态比较早的球队,德甲中下游球队在打拜仁的时候基本前十五分钟必抢开局,而这十五分钟确实有时候让我觉得拜仁不稳,但问题是只有一过十五分钟,拜仁就会慢慢找回节奏。次回合如果巴黎中场绞杀穆夏拉和基西米,给这哥俩上对抗,巴黎上半场很可能进球,然后在蹲起来防守反击,让梅西中场拿球,靠姆总监的个人能力,可能晋级的就是巴黎了。但没有如果啊,次回合巴黎没有抢开局,真是让我大跌眼镜啊,等到半场一过拜仁逐渐进入比赛状态,我就知道拜仁稳了。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