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现在,距离欧超风波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关于曼联CEO艾德-伍德沃德在这场秘密发起的反叛行动中究竟扮演了何种角色,以及为何在极速变化的48小时后,他就令人震惊地宣布将在今年年底卸任。

关于这场风波的内幕,以及传闻曝光后的巨大杀伤力,留下了一连串的疑点——伍德沃德突然宣布辞职这一决定,究竟是何时作出的?有谁是知情者?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针对这一足以引起足坛地震的事件,The Athletic 以曼联俱乐部为中心,对其进行了详尽的复盘。我们从不同人的口中,梳理出了事件的不同版本。在欧超联赛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当下,关于伍德沃德做出决定的时间和背景的新细节开始浮出水面。

伍德沃德使用Zoom联系球员的方式,以及卢克-肖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愤怒

理查德-阿诺德将如何接任老特拉福德的首席执行官,这对俱乐部的足球运营意味着什么

4月18日(周日),在欧洲精英向世界透露了他们的计划之前,他们已经就欧超联赛的爆炸性前景在曼联位于伦敦格林公园的办公室交换了意见。

曼联的高层制定了一系列通过转播收入扩大营收的方法,其中有三种选择:增加曼联在英超联赛国际转播权销售中的份额;每个赛季分配8场比赛通过俱乐部私营的媒体频道播放;更奇怪的提议将转播权卖给Netflix这样的流媒体巨头,而不是传统的广播电视公司,尽管这对顶级赛事来说估计需要10亿英镑的启动成本。

在这个阶段,组建欧超联赛可能只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备选项,但一个明确的信息显现出来:曼联正在寻找破坏性的营收增长方法。格雷泽家族,其中以乔尔-格雷泽为首,制定了议程,据说伍德沃德在现场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位消息人士解释说:“艾德和他的银行家在一起,一直想着业务扩张和赚更多的钱。在英国国内,曼联继续实现增收的唯一途径就是要求英超给他们更多的权利,或者让他们直接向海外消费者(比如中国消费者)销售比赛版权。”

六大英超俱乐部聘请波士顿咨询公司评估英超转播权的增值情况,而曼联则投入了数十万英镑进行研究。结果显然并不乐观,研究显示上一个十年的转播收入增长,在21世纪20年代已达到顶点。

欧洲冠军联赛可能发生的变化也正在广为人知。2019年夏天,尤文图斯主席安德里亚-阿涅利提议,欧冠联赛32支球队中将只保留24个常设席位,剩余8个参赛资格逐年轮换竞争。据称,当时曼联也参与了讨论,伍德沃德定期与欧洲俱乐部协会(ECA)首席执行官查理-马歇尔通电话,讨论可行性。有一种说法是,欧足联主席亚历山大-切费林也支持这一想法。

但是,这一想法附和者寥寥。阿涅利在2019年10月收回了承诺,并私下里表示,他的意图只是“抛出一个想法”。

然而,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这种对话戏剧性地复苏。面对营业利润开始停滞不前的惨淡,俱乐部所有人们感到了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金融威胁,尤其是那些正在寻找以出售俱乐部作为最后手段的人。

2019年末,吉姆-拉特克利夫(Jim Ratcliffe)决定收购法国俱乐部尼斯,而不是利用自己的财富在曼联,这家他儿时起就支持的俱乐部,扩大影响力。

拉特克利夫在2018年被评为英国最富有的人,他表示花数十亿美元在足球俱乐部上是“愚蠢的投资”。他的想法和实践,显然激起了共鸣。

一位对曼联股权结构了如指掌的消息人士表示:“如果你为成为亿万富翁奋斗了几十年,那么把你的钱投入一项没有明显增长机会的资产,这合理吗?投资者也越来越不愿意购买俱乐部并让他们负债,因为你从球迷那里得到的是垃圾。“

“欧洲超级联赛是改变这个问题和提升价值的机会。如今,作为资产的俱乐部受到了疫情的威胁,所以俱乐部的所有人们共同按下了启动欧超联赛的按钮。一旦他们意识到收入停滞,这是他们所剩无几的回应手段”

因此,哪怕是毒药,欧超联赛也是俱乐部不得不去争夺的解药,无论是为了向欧足联施压,要求更多的欧冠资格和赞助分红,还是彻底和后者决裂另起炉灶。即使他们的目的并非顽抗到底,哪怕只是让欧足联感受到压力,俱乐部的高管们也需要费一番苦心。

还有指控称,国际足联私下鼓励欧洲足球的精英们,希望从欧足联手中夺取议程设置的权力。当然,在公开场合,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表示任何超级联赛都不会被世界足球管理机构承认。国际足联指出,一旦欧超计划正式公布,它立即表示反对。

欧洲超级联赛的启动资金,最终来自摩根大通财团,伍德沃德的上一个东家。在计划公布的大约10天前,曼联、利物浦、尤文图斯和皇家马德里的老板们接过了磋商的主动权——他们确认,欧超联赛的启动键即将被激活。多名消息人士表示,在这个关键的最后阶段,推动事态发展的是执掌生杀大权的最高层人士,而不是执行具体事务的董事们。

在欧超联赛幻想崩溃之后,伍德沃德被一些人描绘成格雷泽家族财务目标驱动下的一枚棋子。他的职权范围很小,因为他是在听从老板的命令。但当他意识到,不能带领曼联进入如此激烈的竞争中是他的失败,因此他不得不辞职。

据说,在伍德沃德的房子被愤怒的粉丝用烟花袭击一年后,他曾告诉同事,他担心他的家人可能受到报复,尽管这不是他做出决定的一个因素。

4月20日晚上,当超级联赛的多米诺骨牌接连崩塌时,曼联宣布伍德沃德将辞职,但是伍德沃德的朋友们已经清楚,他在周日早上就将自己的决定第一次告知格雷泽家族。格雷泽家族要求他在几天后再公开决定,以免分散人们对欧超联赛的注意力。

格雷泽家族还考虑了纽约证交所于欧洲时间周一下午开市,以及这一事态可能对股价产生的影响。周二早上,伍德沃德辞职的消息已经在更多人耳边传播,但是曼联一直等到晚上股票市场关闭才发布声明。

“他没想到一切会这么快崩溃。” 一位英超高管表示, “他以为会有10天的争端,然后他就可以在那之前清楚地离开。但从事情发生的方式来看,他似乎要立马辞职,因为所有的英超俱乐部都跳船离去。”

众多消息源透露给TA,伍德沃德只是在目睹了欧超计划引发的愤怒之后,才做出判断认为自己的位置已经不稳了。

2021年4月19号,Zoom视频电话打给了曼联球员们,伍德沃德和足球总监莫塔夫一起辩称,新的赛事将带来好处,这让这种说法更加可信。

“将会有更多的信息共享,这确实是有好处的。”球员们当时都在休假,有些人会在酒店房间里登陆Zoom会议室,但他们还是决定向伍德沃德提问——尤其是主要负责提问的卢克-肖。

有消息称,他直接向伍德沃德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认为自己和队友被当成了孩子,更糟的是,被当成了资产,而不是人。

这些球员中的许多人在孩提时代就梦想着参加欧冠联赛,他们无法相信在职业生涯的重大转变上自己都没有任何谈判和协商的余地。

尽管曼联的消息来源私下里淡化了欧足联禁止他们参加欧洲杯的威胁,但球员们真的很担心这对他们的国家队生涯带来的风险。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则更加直接,他无比反对没有降级的联赛概念,而且消息源透露他认为一旦欧超成立,他就会离开曼联。

一些球员想公开表达他们的反对意见,但不得不权衡反对他们的雇主的潜在影响。在超级联赛每个赛季的收入超过3亿英镑的情况下,一份对欧超不利的声明给曼联带来的损失,他们能负责吗?

周二下午,拉什福德在社交媒体上发出了一张横幅的照片,上面写着:“没有球迷,足球就什么都不是。”费尔南德斯在Instagram上写道:“梦想是买不到的。”卢克-肖则称,一旦曼联退出欧超联赛,他将充分阐述自己的想法。

在曼联在老特拉福德迎战伯恩利之前的那个周日,弗格森爵士的介入引发了批评。

一名前曼联职员说:“他们总是对任何这些计划都有一个底线。”但如果一个和球队保持如此亲密的距离、并且从不发表批评意见的名宿公开抨击该计划,他们会感到尴尬。

“埃德已经被加里-内维尔的持续批评好几年了,所以这不会让他太困扰,但是弗格森爵士呢?”你对自己说,‘我们犯了一些最严重的错误’。”

这场公关战役很快就失败了。 “伍德沃德正在启动一项在足球界制造爆炸的计划。” 一位接近曼联球员的消息人士说,“你可能会认为,从马德里到曼彻斯特,俱乐部的老板和高管即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化解公关危机。”

相反,没有什么正式的新闻发布会,伍德沃德不得不在球场的走廊里匆忙告诉索尔斯克亚这个突发新闻是合法的。这位曼联主帅被要求回答一个他完全不了解、本人也不赞同的问题,这让他深感沮丧。

在镜头之外,曼联表示,虽然已经通过ECA就欧冠的未来进行了讨论,但欧足联关于重新编排比赛的提议是“不正确的”。“这加速了事态的发展,”一位消息人士说。

曼联对欧足联作为监管者和转播权销售者的双重角色感到不满。他们认为,超级联赛将通过持续地奉献顶级豪门对决来吸引球迷。他们承诺通过足球金字塔来分配更多的财富。他们承认,为了给富人的游戏腾出空间,可能不得不取消国内联赛,但具体细节尚不明确。

一位熟悉那段时期的高管将事件描述为“一场风暴”,并补充道:“过去三四天非常忙碌、疯狂。”在此之前,人们并不清楚这些俱乐部老板是认真的。阿涅利知道欧足联代表大会将在下周二批准新的欧冠改革方案,因此他告诉密谋欧超的同事们,他们的回应“必须现在就开始”。

在那次大会上,切费林出尔反尔,将阿涅利和伍德沃德称为“蛇”。虽然这样的言论让同行们大吃一惊,但欧足联主席的这种情绪,源于他们两人此前都保证将留在欧冠联赛。

切费林说:“作为一名律师,在我的生活中我见过很多事情,但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人。艾德-伍德沃德周四打电话给我,说他非常满意并支持这些提议。然而,背地里他已经完成了别的交易。”

在2020年10月的一次投资者电话会议上,有报道称有一个新的超级联赛项目,伍德沃德对此不屑一顾,坚称所有关于欧洲赛事改革的对话都是通过ECA进行的。一位消息人士解释说:“在其位,说其话。”

直到欧超联赛计划公布前的周五上午,该论坛仍是ECA的代表,伍德沃德拨通了联席会议的视频电线名成员参与了讨论。经过18个月的谈判,以及确认了欧足联在转播权销售方面的做出让步后,不知道超级联赛计划的俱乐部高管们高兴地就欧冠新赛制的提议达成了共识。这种乐观显然大错特错了。

当天下午,伍德沃德还参加了欧足联俱乐部竞赛委员会的会议,这是另一个重要的会议,讨论了2024年后的赛事结构变化,但他对周末将发生的事情只字未提。

消息传出后,ECA于周日下午4点召开了紧急会议。和他的超级联赛同僚一样,伍德沃德没有出席,留下前曼联门将、现阿贾克斯首席执行官范德萨担任主席。

当晚,伍德沃德再次和其他人一样,辞去了ECA的职务。与超级联赛的新闻发布会同步,似乎是为了达到最大的效果,彰显自己与欧足联决裂的决心。

而在欧超背后,伍德沃德在唐宁街会见了唐宁街10号的幕僚长丹-罗森菲尔德。2012年格雷泽家族利用美林在纽交所完成曼联上市时,罗森菲尔德曾在美林工作。

尽管工党呼吁公布会议纪要,并向政府部门提交信息自由的要点,但曼联仍然坚持从社会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长期的邀请,而会面细节至今未能公开。曼联和唐宁街10号坚称,他们是朋友,就球迷重返球场的问题进行了谈判。

然而,英超方面并没有得到通知,人们仍在质疑伍德沃德是否像外界所说的那样,认为首相不会干预超级联赛的计划。

唐宁街10号的一位发言人否认罗森菲尔德的会面对超级联赛的想法有任何鼓励作用,并补充道:“从这些提议出现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很清楚,我们将尽一切努力阻止它们,目前情况依然如此。”

此外,伍德沃德还与鲍里斯-约翰逊进行了短暂的会面。TA了解到这是一个在走廊中的两分钟的谈话,伍德沃德曾在一次慈善拍卖会上为约翰逊的一幅画出了最高的价格,而他们在回忆中笑了。约翰逊还表示,他的一个儿子支持曼联。

有消息称,在伍德沃德访问唐宁街的第二天,切尔西和曼城这两支英格兰球队加入了欧超。“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改变了想法。”一位了解那一周情况的人说。据说,推动这一倡议的人对事态发展“洋洋得意”。

而事实证明,他们的洋洋得意完全是错误的研判,鲍里斯-约翰逊直接丢下了法律炸弹,而英国政府内部消息源则透露,罗森菲尔德在保守党内部的地位也严重受损,尽管他在10月2日对阵埃弗顿的比赛中被安排在了老特拉福德的董事席上。一场欧超闹剧就此无疾而终。

伍德沃德缺席了与埃弗顿的比赛。但自从他宣布辞职后,他还是两次出现了老特拉福德——分别是C罗对纽卡斯尔的回归首秀,以及输给阿斯顿维拉的那场比赛——他的持续存在让球员们感到惊讶,他们认为他不用多久就会离开。

在5月份的抗议活动导致对阵利物浦的比赛推迟之后,伍德沃德就鲜有露面,英超联赛的主管们意识到他看起来“非常沮丧,非常后悔”。几个月过去了,高管们说他恢复了信心。他参加了英超股东的夏季派对,这让一些股东对他的行为感到惊讶。

今年夏天,伍德沃德参与了曼联的三笔主要签约——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杰登-桑乔和拉斐尔-瓦拉内。他致电乔尔-格雷泽,强调签下罗纳尔多的商业利益,并在加里-莱因克尔的花园里打电话给C罗的经纪人豪尔赫-门德斯。但现在,他正在从日常工作中退下来,将一些工作交由足球总监默特夫。自从超级联赛崩溃后,伍德沃德就没有出现在卡灵顿。

谁来接替伍德沃德的问题现在被认为是“等待白烟”在老特拉福德上空升起。曼联总经理理查德-阿诺德预计将在适当的时候宣布这一消息。

人们认为,阿诺德的头衔可能是首席执行官,而不是像伍德沃德一样被称为执行副主席。而且有一种说法认为,这样的转变,无论多么微不足道,可能意味着阿诺德将足球事务交给更专业的人士去操盘。

在10月12日的英超联赛特别会议上,阿诺德陪同伍德沃德讨论了对纽卡斯尔的收购,并代表曼联发言。伍德沃德保持沉默,阿诺德表达了他的观点,认为这笔交易必须要控制成本。

阿诺德经常出席主场和客场的比赛,他开始更多地参与曼联的某些足球策略会议,但他的强项是商业——自2007年加盟曼联以来,他创造的收入超过了任何人。莫特夫和技术总监达伦-弗莱彻的存在,让阿诺德能够将重点保持在自己擅长的方向上。

莫特夫和弗莱彻将会更多地参与一线队的转会,但是目前还不清楚俱乐部主席或超级经纪人会在一月份邀请谁来完成一笔大交易。

欧足联执行委员会成员、前曼联首席执行官大卫-吉尔更多地出现在俱乐部周围,据说新上任的管理层更愿意接受弗格森的影响。

阿诺德于1993年首次与伍德沃德在普华永道工作,所谓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但他们性格不同,曼联的业务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演变。这是否会延伸到打破俱乐部结构的泡沫——这个回音室造就了超级联赛——仍有待观察。

曼联的伦敦办公室里挤满了技术熟练的员工,他们效忠的是商业而不是足球。有一次,一名身穿竞争对手俱乐部服装参加公司聚会的员工,不得不被告知这样的着装“不合时宜”。

伍德沃德接下来会做什么还不清楚。他在ECA和欧足联都干得不错,但他在超级联赛的表现破坏了这些关系,所以随着吉尔进入欧足联执委,伍德沃德还在欧足联保留职务似乎暂时不太可能。在最近的ECA会议上,曼联的代表是公司财务主管Hemen Tseayo。

格雷泽家族可能会像前曼联秘书约翰-亚历山大在2017年离职后一样,给伍德沃德提供顾问的职位。他们仍然很重视伍德沃德。

至于伍德沃德,他收到了很多重返银行业的邀请,但即使他会在伦敦办公室表达不满,试图弄清楚为什么桑切斯在曼联的表现不如在阿森纳的表现,他还是很喜欢足球工作。不过如果伍德沃德加盟另一家俱乐部,消息人士会感到惊讶。

伍德沃德有时会在商务午餐会上主持会议,然后回到办公室听取员工汇报情况,并评价自己品尝的葡萄酒。2018年7月,他决定兑现诺言,买下了一座葡萄园。

伍德沃德和妻子买下了葡萄牙杜罗河谷(Douro Valley)地区的一座庄园,并与酿酒师若昂-皮雷和他小学时的朋友马特-甘特合作,生产并销售葡萄酒。

以前的同事认为伍德沃德可能会从曼联的类似代表团中受益,即使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格雷泽的要求。“他想要掌握一切。”一位同事说,“这一切都让一个紧张的人倍感压力。当你和他通话时,他总是很忙,总是接一个又一个电话。他的生活从来都不简单。”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