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表示:“从游戏演变而来的所谓的电子竞技,我坚决反对它是体育,不管你有没有加入亚运会,但是我不认账,体育是健康的生活方式,它一定是健康、积极、向上的!”

而对于喻凌霄的体育是应该是“积极、健康、向上”的观点,有网友反驳道:“玩游戏就不积极向上?什么事儿沉溺了都不健康吧?运动过度还损伤呢。”

张庆在接受@梨视频 旗下自媒体@赛梨视频 的采访时,回应了爱奇艺体育CEO喻凌霄的观点。

张庆说:“业界长久以来把体育和运动这两个词搞混了。体育,physical education,是关于身体的教育活动;运动,sport,是人类为欢愉而从事的一种身体活动。从这个意义上将,电子竞技就是运动的一种形态。”

他表示,人的锻炼是全方位的锻炼,不能把它简单地理解为四肢的锻炼。喻凌霄对于体育的理解是片面的。

此外,朱沁沁还表示,电竞和传统体育是彼此需要的状态。“电竞需要体育化的特色,而传统体育的概念也需要新兴的电子对抗形式的加入。体育一直在不断地包容,不断地扩大它的边界。”

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巧合的是,宣布这个消息的,正是论坛当天坐在凌先生身边李总的母亲,何慧娴女士。

2006年,国家体育总局在举办的首届中国电子竞技运动高峰论坛上,对电子竞技做了如下定义:电子竞技是一项以信息技术为核心,以计算机软硬件设备为媒介,在信息技术营造的虚拟环境下,在体育竞赛规则的约束下开展的对抗性益智类电子游戏运动。

2018年8月29日,雅加达亚运会电竞项目英雄联盟(LOL)决赛,中国队以3-1的比分战胜强敌韩国队夺得冠军。中国选手简自豪(左二)获得MVP。

2018年,在雅加达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项目中,电子竞技作为表演赛事首次登上亚运舞台,中国队取得2金1银的成绩,为国争光添彩。

2020年12月16日,第38届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全体大会宣布,电子竞技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

到目前为止,全国有23所大专院校设置了电子竞技专业。,其中包含有四川传媒学院、中国传媒大学、上海体育学院、澳门科技大学等知名院校。

虽然,电竞行业发展的如火如荼,各地也纷纷将电子竞技列为体育产业发展的重要支柱。不过,从体育本身的定义上来讲,体育是以身体运动为载体,促进人类身心健康发展的社会活动。像桥牌、象棋、围棋等并不属于这个范畴,可是为什么我们国家的体育总局会有棋牌运动管理中心,原因在于这些项目的规则、比赛方式等和体育类似,所以将其归位体育产业。

从根本意义上说,体育运动都是游戏,但游戏不都是体育。脱离了身体锻炼的这个范畴,从严格意义上讲,电子竞技就不是体育。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我是同意凌先生的观点的。他说的是对的。

但是,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在论坛上讲出这个观点,结合现实中的情况,凌总的话总让人感觉酸溜溜的。毕竟,爱奇艺的官方首页上,电子竞技赫然列在体育类目下边。他这个观点的抛出,并不是自己打自己脸,虽然有可能出于真心,但总让人感觉是坐在什么位置上说什么话的味道。

大家知道,真正的体育运动是属于全人类的,但电子竞技确是有版权的,是属于开发公司的。归根结底就是爱奇艺体育在电竞上几乎没有任何的话语权,也没有真正的参与进来。国内三大视频平台,腾讯、爱奇艺和优酷,优酷是阿里系,腾讯不用说,爱奇艺是百度系,百度在电竞里的投入相对来说比较低,而只有看戏的份。目前国内电竞这一块,腾讯吃八成以上份额,然后阿里完美吃一成半,剩下半成是其他所有游戏公司的。而爱奇艺,就在这里边。

总之一句话,无论是咱们国家还是国际上管体育的,现在名义上都认可了电竞是一项体育运动。

但这些认可并不能完全说服对此存在质疑的人们。在很多传统眼光看来,体育运动必须以身体能力为基础。

你一个坐在椅子上握着手柄/鼠标/手机的消遣,不说强身健体了甚至可能对健康有害,也能说自己是体育项目?

传统体育项目的爱好者和参与者,内心对电竞的排斥只会更加激烈。在中国电竞队出征亚洲室内运动会之前,跳水运动员何超曾经发过一条微博:“电竞游戏也算体育???玩儿游戏都可以拿奥运冠军,那我们这些项目练得那么辛苦真白干了,干脆都好好玩游戏算了……”

ESPN前总裁ESPN总裁约翰-斯基珀也曾经说过:“电竞绝非体育运动,只是一种比赛。国际象棋是一种比赛,跳棋也是一种比赛。但一般情况下,我对参加真正的体育运动更感兴趣。”

他俩的言论后来都被网友喷惨了,但这其实仍然是传统体育和媒体圈内对待电竞的主流观点。

国际奥委会虽然承认电竞是体育运动,却在2018年底以“我们不能在奥运会项目里加入一个提倡暴力和歧视的杀人游戏”为由,断然拒绝了电竞入奥的可能。

不过,究竟什么才算运动,“体育”的定义范围又到底是什么,其实也会随着时间而不断演变。正如国际象棋等棋牌活动,也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同为体育运动的一类,只不过是有别于传统运动的脑力分支。

哪怕是今天成为运动王者的现代足球,诞生之初也只是一项严禁向球员支付工资、时刻以业余为荣的消遣,当时的爱好者们谁又能想到会有今天的规模?

电子竞技,现在也正处于整体观念改变的初期。伴随着新一代年轻人逐渐成长和接过话语权,说不定未来的主流观点就会发生彻底的改变。

有句话,“缺少了球迷,足球什么都不是”。但现在足球从业人员也和其他传统体育项目一样,开始感受到了爱好者平均年龄不断上升的担忧。

根据美国Magna公司的调查,全美收看各项体育赛事直播的观众年龄中位数在2000-2016年间几乎迎来了普遍增长。

收看奥运会的人平均老了8岁,收看网球ATP的人老了10岁,NBA观众的年龄中位数虽然只增长了两岁,但也达到了42岁的“高龄”。

而足球迷虽然在各项传统运动爱好者里几乎是最年轻的,但要注意的是英超观众的年龄中位数是43岁,西甲和国家队赛事(世界杯等)则都是39岁。这些年龄标签在网络时代几乎都是被视为“夕阳产业”的存在。

或许有人会说,这些只是美国人的数据,那地儿的人本身就对足球不怎么感冒。但千万不要忽略美国人热爱了很多年的体育文化,以及北美四大体育联盟在商业模式上的成熟。“体育观众越来越老”不是美国足球的个例,也不是北美四大体育联盟的问题,而是覆盖全球的客观事实。

2013年,《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专题文章,称有3200万观众收看了LOL的决赛,超过了当年三大热门美剧《绝命毒师》、《24小时》和《黑道家族》最后一集的观众总和,也超过了NBA总决赛和MLB世界系列赛的美国观众总和。

2018年,LOL的S8全球总决赛吸引到了9960万独立观众,同时在线万,IG最后夺冠的决赛点击量超过了2亿。国内的《王者荣耀》KPL春季赛日均观众3400万,暑期举行的国际邀请赛更是达到了日均4400万。

2019年IG夺冠时,连笔者这样的80后的朋友圈中都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热血刷屏。

电竞直播的观众还有着让传统体育垂涎三尺的一项数据:暴雪公司《守望先锋》联赛发言人曾经公开表示,他们的收视观众里有45%是18-34岁之间的人群,远超过任何主流传统体育赛事。而NBA、世界杯等主流传统体育赛事的18-34岁人群收视占比是多少呢?答案是15%-25%,差不多只有电竞赛事的一半。

如今的数字化时代,网络舆论的主力都是15-25岁的年轻人。这个年龄段的人相对更有表达欲望,更喜欢追求偶像和群体认同感,虽然没有太强的消费能力但有着充足的时间与精力。他们可能无法接受付费看直播等消费形式,却很乐意在游戏里氪金,以及把自己喜爱的事物送上各种排行榜和热搜。

如果说电视时代成为了足球产业全球化的强力助推器,那么移动网络时代就是促进电竞发展的核反应堆。尽管这种在年轻群体里的影响力暂时还不能完全转换成同等规模的经济效应,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呢?等如今这批收看直播的年轻人步入中年,有了一定的消费能力和更高等级的话语权,电竞是不是体育运动或许就不会再有争议。

我个人并不认为电竞属于体育运动,传统体育竞技的一大要素就是规则是去中心化的,服务是去中心化的,场地,器材都是去中心化的。

当然,无论电竞是不是体育运动,都不是喻总在这霸气外露、指指点点的理由。您仔细想想,哪项体育运动不是从游戏演变而来的呢?

免责声明:【生态体育】图文来自于网络,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目的,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生态体育及时删除。

体育小镇园区综合体规划场馆景区运营管理智慧化提升 全域旅游景观文创设计研学拓展基地产业融合体育文旅赛事活动策划组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